抢战俘戒指,日军举起军刀,手指一同砍下!巴丹行军细节

创业资讯 阅读(1801)

  作者:李金钖

  声明:兵说原创,抄袭必究

  日本自“明治维新”之后,一直标榜自己是具有“西方文明”的东方国家。为了这张面具,日本一般都会在欧美列强面前打扮得彬彬有礼,即使发生战争也会在西洋人面前装作很懂国际规则。

  只不过,一场在巴丹的战俘行军让日本的伪善真相毕露,美国人彻彻底底体会到了什么叫做“人面兽心”。

  偷袭珍珠港之后,日本很快发动了侵略东南亚的战争。这一波蓄谋已久的进攻,让美国人措手不及。麦克阿瑟被迫丢下了成千上万的部下逃跑,而被抛弃的部下按照国际相关规则向胜利者投降。

  

  美国战俘们被日本人安排前往战俘营。起初,负责押送的日本士兵表现出了礼貌和克制,这些日本兵当时筋疲力尽,他们大多数还是十七八岁的孩子,来自日本的乡下农村。

  路上,不断有战俘挥舞着临时用红汞在床单上涂抹而成的太阳旗加入队伍,人数越来越多。日本对押送的部队有严格规定,每天必须将多少战俘驱赶前行多少公里。但事实证明,计划赶不上变化。

  不断壮大的战俘队伍每4个人一排并肩而行,每列大约有100人。很多人因为受伤和体弱多病,无法长距离行军,导致不断掉队。

  美国人能够清晰地听到日本人因为焦躁而经常呲牙的声音。随后呲牙变成了训斥,并且声音越来越大,更多的时候甚至变成了尖叫,虽然美国人听不懂他们在说些什么。

  

  随着日本在菲律宾的节节胜利,不断有军队由于任务调整而改变行军方向,所以不断有军队与这支向北行进的战俘队伍相遇。

  当日本的军用卡车从战俘身边过去时,有的日本兵会向美国人报以微笑,也有的会拿着竹竿狠命敲击战俘们的头部,或者用他们的步枪后把子快速地在囚犯们的身上划过,美国战俘并不知道日本人究竟要干些什么,但是可以明显感觉对方的态度在变化。

  双方已经战斗了近4个月,日本人以胜利者的姿态显示出对美国人的蔑视,并且对信奉武士的他们来说,投降是士兵的自我侮辱。

  

  这些灰头土脸的战俘,现在一个接一个地排出了好几公里。当队伍通过卡布卡本、拉茂和利迈等地时,队伍的秩序更加混乱,加重的无序终于让押解的日本官兵撕下伪装的面具。

  残暴是从最初的抢劫开始的,押解官兵开始公然检查战俘们的牙齿,这并不是为了关心大家的口腔卫生,而是一旦发现有人镶有金牙,就当场强行撬下来。

  也有人相中了一名美国军官手上的西点军校毕业戒指。日本兵打手势要军官把戒指主动交上来,但由于军官得了病,手指肿大,戒指无法顺利摘下。

  于是,日本兵决定亲自动手。经过多次挫折,他失去了耐心,最后就抓起美国人的手按在一棵树上。然后挥舞军刀把全部手指都砍了下来,从而顺利得到了那枚毕业戒指。

  

  这个美军军官啜泣着回到了战俘队伍,小心保护伤残的手。

  然而真正的杀人,是从喝水这件事开始的。在初夏的热带地区长距离徒步跋涉,喝水虽然是一件十分寻常的事,却成了致命的事。

  站在泉眼旁边的日本兵,职责是监视整个战俘队伍,却没有打算让干渴的战俘停下来喝口水,因为前进的速度已经远远落后于原定计划。

  有些人想要喝水,被无情拒绝,终于有人忍不住,从队伍中跑出来,整个人扑向了泉眼。日本警卫拔出了他的军刀,随着干净利落的一斩,人头顺着泉水飘到了下流,水上浮起了一缕浑浊的血迹,尸体仍继续保持直立的姿势,片刻之后才倒在泉眼里,在水流的冲击下,无头尸体手舞足蹈起来。

  

  美国人这才知道,日本是敢屠杀战俘的。即使被粗鲁对待,他们也不可以有任何的怨言。

  暴力随后传染到了整支队伍,那些因受伤而无法跟上队伍节奏的人成为了下一波牺牲品。对于这些人,日本官兵通常会选择刺刀,因为子弹对他们来说很宝贵。

  他们会非常熟练地用刺刀来杀人,刺刀深深地刺进去,然后以锯齿状搅动内脏,划出一个“之”字形的伤口。人死掉之后,日本人会花掉几分钟时间,用雪白的手绢擦去刺刀上的血迹,因为日本武士时刻要保持刺刀的清洁。

  据粗略统计,至少有750名美国人和5000名菲律宾人死于疲劳、疾病、野蛮对待、疏忽或直接屠杀。甚至有一队数目不详的美国人被逼着让美国人炮决,原因是攻打巴丹半岛阵地时,日本人攻击不畅,于是把战俘们推到阵前,让防守方停止火炮还击。

  事实证明,守军在炸死自己的同胞之后确实停火了,但这种克制不是无休止的。

  

120公里长的公路上被平均摆放,那么人们可以每隔20米就看到一具战俘的尸体。

  其实巴丹行军是完全可以把“死亡”二字去掉的,但之所以造成如此的悲剧,只因为由于战场的不断变化,造成战俘队伍行进目标的不同。

  数以万计的战俘身体状况普遍不佳,还要从各自投降的地点汇入同一支战俘队伍中,因此花费了比日本人原定计划多3个星期的时间才完成了转移。这次战俘转移本身就漏洞百出,只不过被令人惊愕的大屠杀给掩盖掉了。

  其实美国一方曾提出,用美国军用汽车将所有的战俘运送到预定到战俘营,但遭到了拒绝。美国人忽略了一个原因:日本人之所以敢对自己动手,就是由于迫切需要足够的石油来继续发动战争。

  

  因为国内资源缺乏,二战时期日本军队机械化程度并不高,保留了一支庞大的徒步军队。对于他们来说,一天40公里或者50公里的路程是一种日常训练,可是对于美国人来说却是一段痛苦的体验。

  有车为什么不坐车呢?美国可以获得大量而又便宜的汽油,这两支军队的差别之一,就在于一天之内能够徒步行军的距离不同,日本人希望美国能够以自己的标准行军,而美国人则不理解日本人为什么有车不用,因此导致了这次悲剧的发生。